资讯 Industry information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日期: 2018-08-20
查看: 51
来源:

随着2017年普利兹克奖花落RCR,西班牙建筑再一次成为了世界建筑界的焦点,亦引起了大众的广泛兴趣。一个植根于加泰罗尼亚地区仅有三万人的奥洛特小镇的西班牙本土建筑事务所,为何会有如此之大的魔力?下文对RCR的工作室、奥洛特体育场等5个作品进行解析。

莱斯·高尔斯帐亭 

Les Cols Pavellons, 2006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基地平面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不同改造的总平面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帐亭实景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驿舍室内实景

 

莱斯·高尔斯餐厅位于Garrotxa火山国家公园的边缘,主打用本地农副特产精工细作的最新潮创意美食。自创立至今的十多年间,RCR先后为其设计了餐厅、驿舍建筑,而帐亭是最近完成的一组用于举办庆典、宴会和文化活动的多功能构筑空间,配有独立的厨房。

 

RCR的设计除了忠实于西班牙建筑师根植在地域性实践的传统,也在国际化的范畴内受到了诸如密斯的建筑、京都的禅意庭院以及美国极简主义雕塑家里查·塞拉耐候钢板作品等的影响。这使RCR能够在自由、简洁的平面基础上创造出丰富、奇异的空间体验,而最终的建筑形态也呈现出一贯清雅超脱的平和气质。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帐亭平面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帐亭剖透视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帐亭系列剖面

 

帐亭的建设用地一侧毗邻菜园,一侧有几间棚屋,原本平淡无奇。RCR于是决定通过切入地面,再在周边砌筑石墙来确定一个区域,并沿跨越整个空间的纵向覆盖了仿佛随重力自然微垂的幕布般的轻质悬索双层玻璃屋顶——这也是这个建筑中唯一可明确感知的几何形体。而从功能上,这一悬浮的屋顶同时具有遮风挡雨、滤光、空气隔热、照明以及装饰性华盖的作用。在沉重的石墙与轻质屋顶的交接处,建筑师采用了钢柱的过渡来反映一个清楚、适当的结构体系,同时又形成了侧窗采光带。石墙本身的砌筑转接也极注重体与面的清晰表达,就好像后工业游牧民族偶然发现了一处古代的废墟,并决定用一个临时的屏障来保护它。作为内部空间分隔,建筑师出乎意料地采用农业大棚塑料制成了半透明的帘幕,神奇地赋予一种廉价、平庸的材料以捕捉和过滤光线的诗意。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帐亭内部场景

 

帐亭以一种轻盈纤细的建构方式存在于工业与乡土、人工与自然、建筑与景观的微妙界线上。这一尺度的把握为帐亭空间营造了既宽敞、通透,又不失戏剧化新奇感的独特氛围。在这一项目中,建筑与美食异曲同工地表达了现代与传统、西方与东方文化艺术境界的融合。而综合RCR所有力求表里如一的作品,我们可以发现地域性实践与极简美学相结合的精妙之处——它并非物质性元素的少,而是每一种物质元素的应用都能同时发挥多种使用功能,包涵多层次的含义,并最终在一种返璞归真的精神体验的引导下被合理而巧妙地衔接在一起。

 

 

RCR工作室 

RCR Studio, 2007

撰文/宋玮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平面图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工作室室内场景

 

如果说项目是建筑师精心包装后的结果,那么工作室则是他们最真实的一面,RCR工作室展现了RCR在三个角度对于建筑的理解:新旧之间的对话,建筑与外部的关系,以及时间的流逝。协调传统与现代的关系是RCR的另一特点。

 

2007年,他们将一个20世纪初建造的旧铸造厂改造成自己的建筑工作室——Barberi实验空间。铸造厂原本因火灾烧焦的墙壁、熏黑的屋顶都被保留下来,这些充满时间感的要素成为了这个项目强有力的出发点。整个项目仅在必要的空间格局调整中使用现代建筑材料,用以区别新与旧。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轴测分解图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工作室实景照片

 

通体被钢板包裹的办公室主体同略显破败的历史建筑咬合在一起,内庭院茂密的植物中隐藏着一个以金属柱子支撑的下沉玻璃盒子,同时展现了建筑和自然的差异和关联。贯穿两层的书架,超长悬挑的桌子,充满小趣味的卫生间......RCR的设计理念和材料选择的偏好就隐藏在这个房子的角角落落中。过去与现在、建筑与环境在这里以一种妥帖、清晰、相互尊重的方式并存。

 

 

岩石公园

Parc Pedra Tosca, 2004

撰文/王勤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平面图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岩石公园实景

 

岩石公园的建立是整个Garrotxa火山区自然公园环境恢复计划中的一部分,涉及250公顷用地。其中,公园的核心景观区由耐候钢板围合的折线形健行路径、火山石砾垒砌的山丘与石壁、脉络清晰的种植园以及小石屋等元素构成。这一项目获得了2006年度的欧洲罗莎巴巴景观奖。

 

作为扎根于奥洛特小镇的建筑事务所,RCR的三位主设计师非常了解这一地区的自然与历史。一方面,这里始终不乏一些艺术家因看中火山区自然风貌的野性之美而隐居于此;另一方面,采石、非法占地、任意种植、非法倾倒垃圾等失控的人类行为,正在以生态环境的恶化为代价改变着这一地区的地形、地貌与植被。因此,RCR的设计意图是在清除用地中野蛮生长的灌木丛并停止破坏环境的人类行为的同时,重新塑造一个人工与自然元素相结合的居民公共活动空间,建设一个能够传达自然魅力、提示合理利用自然资源的基地。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场地及周边平面图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场地分析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普利兹克奖得主RCR的5个作品


岩石公园实景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RCR在这一项目中对于火山石和耐候钢的应用愈发炉火纯青,意味深长。从材料本身的性质来看,火山石与耐候钢,一个天然、一个人为的粗糙形态与触感,模糊了自然造物与人类活动的界限,使一种有关时间改变质感、质感记录时间的诗意美感油然而生。从构造角度上分析,火山石砾本身的堆砌并不坚实,仿佛从前被作为一种极普通而廉价的建材随意搁置的场景再现。但是,当设计师用按照模数精心切割、多角度并置的竖向条